主页 > 社会 > 正文

画笔缉凶第一人:曾为白银连环强奸杀人案嫌犯画像

2018-02-10

那个画出章莹颖案嫌疑人的林警官要退休了。

那个画出章莹颖案嫌疑人的林警官要退休了。

  原标题:画出章莹颖案嫌疑人的山东警察要退休了,中国的专职模拟画像师还有多少?

  退休之前,他为刑事画像事业做出了最后“贡献”——从2017年6月底,山东省公安厅刑侦局物证鉴定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林宇辉画出章案嫌疑人克里斯滕森画像后,以“中国警官震惊FBI”为题的新闻报道陆续出现,各地媒体纷纷挖掘当地“画笔缉凶”的“神探”。

  目前,被以“绑架致死罪”起诉的克里斯滕森拒绝认罪,案子延期审判。在“寻找章莹颖”过程中,除了模拟画像,中国警方还曾以视频轨迹分析、大数据和人像重构等“技战法”,为美国警方提供协助。值得一提的是,高尖科技没有被广泛认知,画像这一带有古典色彩的破案手段却俘获一大波粉丝。

  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以“寻找犯罪嫌疑人”为职业使命的模拟画像经历了诞生、兴起和衰退的过程。如今,手绘画像师们要么转行,要么寻找新的技术手段,突破转型。这个职业的从业者似乎与职业本身日益剥离。  

  追根溯源,模拟画像的出现,与它的“走红”一样,充满了偶然。

林宇辉所画章莹颖案嫌疑人克里斯滕森像。受访者供图

林宇辉所画章莹颖案嫌疑人克里斯滕森像。受访者供图

  “张榜缉凶” 

  非要追究第一起通过画像破获的案子,很难。但国内在职的手绘模拟画像人员公认,上海铁路民警张欣是“第一人”。

  而张欣通过画像破获的第一起案子,要往前追溯30多年。   

  1986年,上海铁路老北站发生彩电失窃事件,当时普通人月工资才几十元钱,警方立案标准是38.5元,而一台彩电价值1000多元,故被视作大案。那时没有监控,警方找到一名目击者,一大群警察围着他,询问小偷的模样,身高、脸型、五官……当其他警察都用笔记下文字的时候,只有张欣没有写。他在画,目击者形容的“长脸、凹鼻子、脸颊凹进去”一一出现在他的画笔下。 

  “我画着画着,有个派出所所长在后面笑,我纳闷了,问你笑什么,他说你画的像我们刚开除的职工,我说不会吧,他说真的。下午他就带人去那小子家里,在院子里看到,彩电还在自行车后座没卸下来,一下子把人抓到了。”2月5日,在上海铁路公安局四楼办公室,讲起这段经历,张欣大笑。 

  1960年出生的张欣16岁上北京当兵,曾师从李可染的徒弟,学习国画,1982年复员到上海铁路公安处松江站派出所,成为驻站民警。他的主要工作是现场侦查,画画是业余爱好。“彩电案”一炮打响后,上海各区县的案子都找来让他画像,“画像破案”的神奇随之广为流传,他开始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案子。 

  1999年,张欣成为公安部首批八大特邀刑侦专家中最年轻的一位。模拟画像与指纹、弹痕、法医等刑侦技术一同站在最高处被认可。

  刑事模拟画像最早可以追溯到古代的“张榜缉凶”,那时是毛笔画,讲究神似,主要起震慑作用。现代模拟画像是素描画,几乎可以做到七分像,协助破案。

  从业30多年,张欣经手案件约11000多起,通过画像破案超过1000起。而被誉为“世界最成功刑侦画像家”的美国刑侦画家洛伊斯吉布森,在30年中帮助抓获了1000余名犯罪嫌疑人。

  张欣告诉记者,从1986年往后推十年,专门的画像师,全国可能就两三个人。他曾一年接几百起案子,跑遍了全国几百个县市。“那个时候没有视频,连照相都很少,更不用说DNA、血迹检验。”  

  安徽省公安厅唯一的画像师强辉告知,全国专职手绘模拟画像师现今约有四五十人。张欣说,他们大多是上世纪90年代末以后招的,除了极少数地区,均按照一省一名“标配”,设在刑侦处图像科;需求大的地方,市县公安局也招,比如广东,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一名。

  1999年起,张欣陆续带出20多名弟子。他们都是各地公安部门的画像师,来到上海培训,每次一到两名,一次几个月到一年。强辉正是张欣弟子之一,2003年他到上海跟张欣学了3个月,跟随张欣“睡沙发,吃食堂,跑现场”。

  师徒带教,是这个特殊行当的传统。35岁的周帅是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的手绘模拟画像师,2010年被派去跟画像专家苏剑君学习。除了接受绘画指导,他更多的是跟着苏剑君跑案发现场,学习如何跟目击者沟通。不过,当初跟他一起学画像的有3个人,如今只剩下他一人。  

  “人像密码”  

  一张黄色素描纸铺开,传来细微的沙沙声。先是眼睛,接着是眉毛、鼻子、嘴巴、轮廓和头发,跃然纸上。当听到几声稍长的摩擦,这意味着开始打上半身线条,画像快要完成了,此时过去约3分钟的时间。  

  坐在模特斜45度角的林宇辉表情专注,他翘着一条腿放黑色画夹。下笔前,林宇辉眯眼看几秒钟,“扫描”出这个人的脸型——“国目申甲由丰甩用”8种脸型中的一种,在脑子里形成颅骨轮廓——即便这个人从眼前消失,他也能凭记忆画出。

  不过,涉嫌绑架中国27岁访问学者章莹颖的犯罪嫌疑人,不属于中国古人总结的这八种脸型中的任何一个。  

  章莹颖失踪后,在美国访问的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博士后刘世权找到中国警方,希望中国警方能通过美国警方提供的监控视频,协助找人。

  刚看到嫌疑人监控视频时,林宇辉心里一沉,“怨不得美国人不画,乍看之下车上根本看不到人”。  

  林宇辉向视频专家求助,将3段视频分解成两千多帧,找到了唯一带有嫌疑人头像的两帧图片,放大,坐在电脑前开始分析:光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哪些是自然光打在脸上,哪些是玻璃的反光,头部似乎被车顶遮了一块,但又像戴了帽子……  

  一天后,他得出一些基础特征:男性,年轻人,30岁左右,很大可能是白种人,健壮。他继续揣摩面部特征和表情,“突然,在我眼前,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出来了……”1月25日,他对记者回忆当时情景。

  林宇辉一共画了3幅,主要特征基本一致,第三幅画多了棒球帽。最终,戴帽子的比不戴帽子的看起来更像克里斯滕森。

  “半道出家”的林宇辉,1958年出生于警察家庭,爷爷是村里小有名气的画家,经常为乡亲画像,算是他的启蒙老师。

  林宇辉儿时玩伴、原山东国铁画院副院长米海翔说,中学时代他们经常跑到火车站候车室画速写,南来北往的人里各色人等都有,有坐着的、躺着的,还有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包袱,提供了丰富的绘画素材。 

  时隔40多年,米海翔忆起仍感慨不已。他们在候车室画了两年,后来在济南业内出现一个流行词——“车站派”,一提起它,大家都知道就是在济南火车站候车室画速写的那帮人。 

  不过,以模拟画像抓住犯罪嫌疑人,考验的可不仅是速写功底。  

  与目击者的沟通最为重要。第一时间与目击者接触,便于获得“第一手记忆”。模拟画像人员与目击者会面时,一般会着便装,选在安静场景,从关切他们自身聊起,待对方进入状态放松下来再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