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正文

媒体追问“严书记女儿事件”:这三大疑问待解(图)

2018-05-17

  原标题:追问“严书记女儿事件”:三大疑问待解

  从上周末开始,一组来自于四川成都金苹果幼儿园家长群里的聊天截图,迅速演变成了一出连续剧。

  5月11日开始传播的截图显示,家长李某不满老师对她女儿的教育方式,搬出了一个“严书记”。李某质问老师:你对严书记的女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随后,李某在家长群里宣称:老师已经被开除。

网上一组群聊截图

网上一组群聊截图

署名为金苹果爱弥儿幼稚园的声明 来源:澎湃新闻

署名为金苹果爱弥儿幼稚园的声明 来源:澎湃新闻

  5月12日,网上出现一封“严书记”写给四川省委组织部的情况说明。由此我们得知,严书记就是四川广安市委副书记严春风。他在情况说明里表示:因为李某出轨,自己已和李某离婚五年,孩子归李某带,因此严春风本人对一切问题都不知情,该说明没有被媒体证实,也没有被严春风本人否认。这个两页纸的情况说明,一开始得到了网友们的赞赏,大家认为严春风的解释比较详实,而且应该没有拿妻子出轨这种事开玩笑的。

媒体追问“严书记女儿事件”:这三大疑问待解(图)

但5月13日,又一组来自家长群的截图让事情出现反转。

  但5月13日,又一组来自家长群的截图让事情出现反转。

  小编简单梳理了网友提出的三大疑问。

  疑问一:严副书记是否“毫不知情”?

  截图中,有家长质疑严春风“毫不知情”的说法。这位家长说,严副书记上周还来班上给孩子们讲过课,平时偶尔还接送孩子。更有家长直指严春风涉嫌欺骗组织,因为“他们还有个三岁多的小儿子”。证据是,他上周才看到过严书记的全家福,而“三岁小儿子”长得“一看就是书记的儿子”。

媒体追问“严书记女儿事件”:这三大疑问待解(图)

  既然离婚五年,何来三岁儿子?昨天,央广记者贾宜超也前往金苹果幼儿园进行采访,涉事教师班上的家长说,不愿意再多谈此事,幼儿园保安拒绝记者进入。严副书记到底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恐怕只能等待有关部门的调查结论。

  疑问二:涉事教师是否被开除?

在采访中金苹果幼儿园的保安说,涉事老师正常上班。

在采访中金苹果幼儿园的保安说,涉事老师正常上班。

  疑问三:严副书记能负担起贵族幼儿园的学费吗?

  另一个触动公众敏感神经的问题是,李某曾在群里跟其他家长吹嘘,女儿即将就读一所重点小学,因为女儿是“内定生”。虽然涉事学校很快发声明说“严重失实”,但这显然已经惹怒了网友,有人进一步质疑:金苹果幼儿园每月学费一万多,校车费两千,显然并不便宜。

媒体追问“严书记女儿事件”:这三大疑问待解(图)

媒体追问“严书记女儿事件”:这三大疑问待解(图)

  更有网友搜索发现,一家叫做四川中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企业,股东名单中既有“疑似”副书记前妻名字的李某,又有一个叫“严春清”的男子,二人共计持股50%。此外,李某名下还有四家公司。

  严春清、严春风,两人有没有关系?四川中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一位股东王卫东否认了公司股东里有“严春清”的说法。

  记者:您的公司里有个叫严清风的您没听说过吗?

  王卫东:我哪里有这么个股东啊?不知道。

  记者:您有一个叫中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企业是不是?

  王卫东:那个,稍后有什么事在我的微博上发。

  记者:这个不用在微博上发吧王先生,就一句话的事。

  王卫东:没时间跟你聊。

  这些网友们的疑问,尚无权威部门回答。舆论持续发酵,关注焦点已经从“特权”问题,转向了“廉政”问题。四川省纪委宣传中心主任苑坚接受央视记者杨妮采访时说,四川省纪委监委已经及时介入调查。

四川省纪委监委网站截图

四川省纪委监委网站截图

  苑坚:网上一出现相关舆情,我们就关注到了,并且持续和相关部门在进行沟通。目前省纪委监委已经介入了调查核实,调查结果一出来我们会适时公布。

  对于网络舆情,党纪政纪部门介入,应该给予肯定。然而,在“严书记舆情”这个个案里,几个回合下来,总给人一种“舆论总是领先调查一个身位”的感觉。确实,就算涉及“特权”的问题属于自己不说别人不知道;但涉及“廉政”的部分,不能只靠舆情来紧盯。就算网友不“问”,相关部门能不能也做到“抢答”,不让本来不算严重的舆情,发酵至今天这个地步呢?

微博上流传的微信群聊截图

微博上流传的微信群聊截图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杨伟东认为,从目前一些网络舆情发酵的案例中看,一些政府部门还是习惯于被动回答问题,而不是主动发现问题。这个流程机制还有欠缺。

  杨伟东:更为重要的是通过个案,让主管部门总结经验,梳理形成一套比较有效的回应,或者说内部纠偏,或者内部调查事实的固定流程方法。关键是在流程制度上构建起一系列的调查机制,而不至于说网民提出左有问题,我就左边应对;右有问题,我就右边应对,人家说一我就查一,说二我就查二,出现这种收尾不能衔接的情形。

  正如一些网友所说:严书记女儿这幼儿园都快毕业了,至少上了三年;那么三年中,网友们能发现的问题,有关部门能不能发现?杨伟东认为,网络舆情和政府部门的调查,应该既是队友,又是对手,两种监督之间有必要形成一种良性竞争和有效合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