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正文

TCL高管层被指“贱卖”上市公司资产

2018-12-12

  TCL高管层被指“贱卖”上市公司资产

  收购方公司法定代表人为TCL掌门人李东生 该公司并无任何经营业务

  TCL家电业务被以47.6亿元“贱卖” 收购方法人代表为TCL掌门人李东生

  经历了前一天的大跌之后,上市公司TCL集团昨天终于止跌收了个红十字星,不过这丝毫没有减弱TCL集团股吧里的争议和反对声。在某知名股吧中,昨天甚至有人贴出了向证监会举报的截图,直指TCL高管层侵吞上市公司资产。

TCL高管层被指“贱卖”上市公司资产

  这一切缘于TCL集团日前一口气发布的数十条公告,其核心内容是上市公司TCL集团将其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多家公司以47.6亿元的价格打包卖给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等高管发起的一家新公司TCL控股。由于此次出售的资产涉及TCL旗下的冰箱、洗衣机、空调等众多人们熟悉的家电业务,还包括了收益颇丰的产业园业务,因此很多TCL集团的投资者明显感到不舍。

  TCL家电业务被以47.6亿元贱卖

  除了感情因素,此桩交易之所以引发投资者的极大争议,主要在于很多投资者对于将知名度颇高且能为上市公司带来巨额现金流的TCL家电业务被作价40多亿元感到“被贱卖”了。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此次TCL集团将家电资产和产业园作价47.6亿元卖给TCL控股,其实还包含TCL集团代TCL控股支付的8亿元,也就是说TCL控股的实际出资为39亿元。数据显示,此次被转让的资产去年的营业收入占据上市公司的半壁江山,营收近500亿元。此次交易一旦通过,意味着从数字上看未来上市公司TCL集团的营收将减半。

  其实,TCL集团一旦失去家电业务,其未来主营业务也将相应变更为电视面板等业务,以TCL旗下生产面板的华星光电为主体。华星光电是我国重要的面板制造基地,在前几年国际上面板行情好的时候曾为上市公司带来了丰厚的利润,不过随着近来市场行情不佳,华星光电的效益也在大幅萎缩。这也正是具有投资额巨大、回报周期漫长,且受到市场环境影响大等特点的面板行业的风险所在,其收益不像传统家电业务那样稳定。而这也是引发投资者担忧的重要原因。

  家电资产变现或为华星光电输血

  尽管很多声音直指这桩交易是一次巧妙的管理层收购,不过也有另一种行业观点认为,此举或许也是TCL为旗下面板业务的一次“大输血”,或许是主动加码投资,也或许是骑虎难下的追投。据了解,TCL集团旗下的华星光电成立于2009年,投资总额已达到数百亿元,当时曾是深圳市建市以来单笔投资额最大的工业项目。

  前几年全球面板行情好的时候,华星光电成为了TCL的印钞机,是赢利的主力。但是,近来面板行情急转直下,华星光电也出现了盈利倒退。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华星光电的销售收入下滑6.8%,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大跌近三成。但是,面板行业投资周期长,当前TCL对华星光电依然处于投入期,将继续投资大力布局,对于资金的需求不减。此次TCL集团将家电业务变现或许也是为华星光电继续输血的举措。从这个角度来看,47亿元买走年销售额超过500亿元的资产,无论说是“捡便宜”还是”输血”其实都说得通。但这并无法缓解投资者对面板产业不确定性的担忧,对于TCL集团的投资者来说,这确实是一场惊心动魄的交易。

  收购方第一大股东由TCL高管团队掌握

  此桩交易的收购方所具有的敏感色彩其实也是加剧投资者争议的原因。北青报记者查询发现,此次收购TCL集团庞大资产的TCL控股,其实是一家今年9月17日刚刚成立的新公司,法定代表人正是TCL掌门人李东生。这家新公司迄今没有任何经营业务,但在本月上旬的短短几天内先后进行了两次增资,然后TCL集团就抛出了这份资产出售方案,自然让人们联想到TCL控股就是为了收购这些资产而生。

  在本月的两次增资中,TCL控股的股本从2亿股增至60亿股,两次增资共认缴了49亿元。两次增资后,TCL控股的股东分别为砺达天成、砺达致辉、钟伟坚、苏宁易购、磐茂(上海)、信润恒、惠州国资、启赋国隆,持股前三位的分别是砺达致辉(持股30%)、苏宁易购(持股25%)、磐茂(上海)(持股16.66%)。

  北青报记者查询到,作为TCL控股第一大股东的砺达致辉其实也是一家成立于今年11月23日的新公司,目前尚未开始实际经营活动。而且工商资料显示,砺达致辉的第一大有限合伙人就是TCL集团掌门人李东生,其他有限合伙人杜娟、王成、廖骞也确认为TCL的高管人员。

  TCL控股的另一重要股东砺达天成也是一家今年8月份刚成立的新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李东生,目前也尚未开始实际经营活动。此外,TCL控股最初的三名股东中唯一的自然人,则是目前的TCL集团总裁办主任钟伟坚。

  显然,TCL控股与TCL集团高管层之间的密切关联不仅使得这桩交易构成了关联交易,同时也大大增加了交易的敏感度。

  一名非执行董事对收购投了弃权票

  值得注意的是,在TCL集团第六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此次TCL集团重大资产出售方案的表决中,公司董事贺锦雷在20个议案中均投了弃权票。他的弃权理由为“其在董事会召开两天前才收到重组方案,且本次重组方案复杂,给予分析该重组方案时间较短,难以形成准确意见,因此选择弃权”。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贺锦雷目前是TCL集团的非执行董事,他曾任职于中国建设银行、西南证券、中科院软件所,出任过北大青鸟集团首席运营官、北大资源学院院长。2011年12月至今,他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全资子公司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的副总裁。

  据了解,这桩交易的最终实施还需要经过股东大会的表决,或许只有到那时,投资者才能真正发出自己的声音。

  文/本报记者 张钦